来包辣条

【狗灯】百物语4

那大天狗,竟敢放我鸽子!
青行灯倚着樱树干,看着天色一点点暗下去,有些气恼。
也罢,给他说了快三十多日的故事,今日也好落个清静。青行灯想着,把玩起了她的吸魂灯。
正在青行灯拿着一块手帕细细地擦拭着灯柄时,一缕笛声从她的对面悠悠而来。
她抬头,晚凉天净,月华初开,一抹白色的身影坐在对面不远处的一颗柏树上,合着月色吹奏。
他到底还是来了。
青行灯满意地一笑,低头合着笛声继续擦拭吸魂灯。
或许是那笛声太过悠扬,又或许是这几天讲故事讲得太累了,在大天狗吹完几首笛曲,飞落到万年樱下时,青行灯已经靠着树干睡着了。
大天狗在她面前蹲下身,凑近看着她熟睡的脸。
这是他第一次那么近地看她的脸。
那张睡脸真好看啊,樱唇微启,长睫带倦。
大天狗咽了口口水。
所谓秀色可餐,大概就是如此吧。
一阵晚风从他们中间拂过,青行灯本就敞开着的领口,被吹落了一处,露出了雪白的左肩。
银丝半挽,衣半敞。
大天狗又忍不住咽了口口水,心里痒痒。
他伸手,将她左肩滑落的领口轻轻拉了回去。
“阿灯。”大天狗看着青行灯倦懒的睫毛轻声说,“我好喜欢你呀。”

评论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