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包辣条

【狗灯】百物语4

那大天狗,竟敢放我鸽子!
青行灯倚着樱树干,看着天色一点点暗下去,有些气恼。
也罢,给他说了快三十多日的故事,今日也好落个清静。青行灯想着,把玩起了她的吸魂灯。
正在青行灯拿着一块手帕细细地擦拭着灯柄时,一缕笛声从她的对面悠悠而来。
她抬头,晚凉天净,月华初开,一抹白色的身影坐在对面不远处的一颗柏树上,合着月色吹奏。
他到底还是来了。
青行灯满意地一笑,低头合着笛声继续擦拭吸魂灯。
或许是那笛声太过悠扬,又或许是这几天讲故事讲得太累了,在大天狗吹完几首笛曲,飞落到万年樱下时,青行灯已经靠着树干睡着了。
大天狗在她面前蹲下身,凑近看着她熟睡的脸。
这是他第一次那么近地看她的脸。
那张睡脸真好看啊,樱唇微启,长睫带倦。
大天狗咽了口口水。
所谓秀色可餐,大概就是如此吧。
一阵晚风从他们中间拂过,青行灯本就敞开着的领口,被吹落了一处,露出了雪白的左肩。
银丝半挽,衣半敞。
大天狗又忍不住咽了口口水,心里痒痒。
他伸手,将她左肩滑落的领口轻轻拉了回去。
“阿灯。”大天狗看着青行灯倦懒的睫毛轻声说,“我好喜欢你呀。”

【狗灯】百物语3

百物语一共是一百个故事,每个故事讲的都是百鬼中的其中一鬼。
青行灯在开始给大天狗讲故事前,就与他立下了规定:每天只讲一个故事,不许缠着让她多讲。
大天狗并不知道这规定有何意义。
况且他多么希望青行灯能多给他讲点,好多点时间让他呆在她身旁。
但毕竟他是听故事的人,已然麻烦人家给他讲故事了,总不好坏了人家规矩,于是便一口答应了。
这天,青行灯给大天狗讲百鬼之王酒吞童子的故事。
因那酒吞的私生活过于放浪,与那鬼女红叶和茨木童子的关系千丝万缕盘根错节,青行灯也正讲到兴头上,于是便顺道把红叶以及茨木的故事也一块儿讲了。
一连三个故事讲完,已是深夜。无云的晴空里密密麻麻缀着星光,月色顺着万年樱的树叶枝干倾泻而下,铺在青行灯略带倦意的脸上,美得大天狗看出了神。
“今日我给你讲了三个故事,明后两天你可不许再找我讨故事听了。”青行灯突然转头看向大天狗,吓了他一跳。
“那……”大天狗愣了愣,“那我能来找你吗?”
“你不听故事找我做什么?”青行灯眨了眨眼睛。
“我……”大天狗想了想,“我吹笛子给你听吧。你给我讲了那么多天故事,我还没为你做过什么。”
一阵风过,樱树簌簌地摇下漫天的樱瓣,一叶叶粉色在半空中飘摇着翩翩而下。
“喂!行不行呀?”大天狗推了推正自顾自抬头赏着美景的青行灯,“你就不赏我面子么。”
青行灯仰头看着这漫天的落樱,眼底浮出藏不住的笑意。
“行呀。”她转头望着大天狗,“你若无事,便来给我吹笛子吧。”

【狗灯】百物语2

之后的每个傍晚,大天狗都会在落日将没未没时来到那棵万年樱下,盘腿坐在青行灯旁,摇着罗扇,听她娓娓道来。
一般都是青行灯在说,他耐心地听着。偶尔有好奇的地方,他也会插嘴问一两句。
比如有一次,青行灯说到雪女的故事时——
“你说阿雪为了救一个人类男人,呼风唤雪为他开路?”大天狗有点惊诧地打断她,“她竟会做出这种事?阿雪她对人类从来都是冷冰冰的。”
“她不仅救了那个人类,还为他到找来了雪莲。”青行灯顿了一下,意味深长地睨了大天狗一眼。
媚眼如丝,这一眼看得大天狗心里有些发慌。
“我……我跟阿雪只是同事关系,我对她并无过多了解。”大天狗忙解释道。
青行灯收回眸子,垂帘浅浅一笑,嘴角的酒窝甚是醉人。
“你和雪女是何关系,与我并无关系。你无须做过多解释的。”她说。
“是。是无关系,我多想了。”大天狗垂下眼帘,柔声说道,“你接着给我讲阿雪的故事吧。”

【狗灯】百物语1

天色渐晚,大天狗倚在一股树枝上赏着眼前的落日。
对面那株吞下了半轮残阳的万年樱下,一抹雀青的身影肆意点缀了散落一地的粉色樱瓣。
她为何日日坐在那里,口中还不时念念有词。
伫在樱花树旁的那盏行灯,为何白日里也总亮着光。
大天狗在最后一点余晖散尽前站起身,展开满是乌羽的翅膀向那棵万年樱飞去。
似是感觉到面前一抹黑影,那抹青色的身影放下手中的镜子,抬头——
大天狗在脚尖触地时收起了羽翼,翩翩然落在了她的面前。
“为何日日对镜自语。”大天狗低头看她,她青色的瞳眸有些空洞。
“可否说与我听?”大天狗问。
“好啊。”她雀色的明眸注视着他,含笑,“可若你听我说完整整百物语,你也会与我一样再也见不到日出,日日恍如身在黑夜。”
“无妨。”大天狗收了收衣襟在她身旁坐下,背倚上树干,“你只管说与我听便可。若我见不到白天了,那便跟着你那盏行灯一道走了吧。”